易读小说网 > 反派她成了大佬的心尖宠 > 第二十六章 我和顾睢恩怨2
    “砰”!火光四溅,却未曾撼动丝毫。

    桑乔不信邪,执起重剑一刀刀劈砍出去。

    一刀,又一刀……

    虎口鲜血淋漓,力气慢慢变得小,直到力竭,最后一剑双脚发软,噗通跪倒在地。

    膝盖疼,可是心脏更痛啊。

    她怎么那么弱?

    她以前为什么没有多努力修炼一点?

    她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赶过来……

    眼睛里的光亮慢慢暗了下去。

    凶煞的,后悔的,发泄的。

    绝望的……

    十指猛的拽紧成拳头,死死掐着掌心,眼前犹如蒸汽氤氲。桑乔忽然抬起头来,似乎是想要想把什么隐忍回眼眶里,可是仰头忍了一会儿还是有什么从眼角滑落下来,风一吹,那凉意蔓延进了皮肤,浸透四肢百骸。

    “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

    眼前忽然投下一片阴影,温暖的披风搭在身上。

    桑乔抬起眼,那张英俊深刻的五官一下闯入眼帘,她蓦地抓住他的手臂,低低的乞求道:“顾睢,我求求你,帮我好不好?求你了,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以后再也不会和你争了,只要你帮我劈开防御罩好不好?求你了……”

    顾睢喉结上下滚动着,沉默一会儿,道:“对不起。”

    “你说什么?”桑乔怔怔的望着他。

    “对不起,我也不能……”

    “滚开!”桑乔一把推开他,满脑子都是“对不起”三个字,心腔像被尖刀捅过一样,既疼又胀。死死盯着顾睢的脸,良久,她忽地扶额嗤笑:“我知道了,只要我爹死了,你就会是下一任梅里雾海的峰主是不是?”

    顾睢皱起眉:“我没有这么想……”

    “闭嘴!”桑乔踉跄起身,提起墨归,一字一句都是咬着后槽牙磨出来的:“我自己来。”

    她劈剑朝上。

    一回。

    两回。

    三回。

    四……

    一次次的……悍然不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再一次脱了力,扑倒在地。

    恨吗?

    恨的。

    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身体似乎被人抱了起来,在耳畔说了些什么。

    但是她好累,好困,倦得酸胀红肿的眼皮无法掀开。

    她想:是不是睡醒后,发现这其实只是一场梦?

    “嗷!”

    傒囊忽然剧烈挣扎起来。好痛!好痛!好痛痛!!!

    桑乔蓦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背脊绷紧,就连握着青阑剑的指节都在颤抖。

    她深吸了口气,阖上布满血丝的眼眸,竭力将胸腔里翻滚的怒焰压下去。须臾,复睁开眼,掩藏在****下的语气平静得出奇:“去阵中心。”

    察觉到危险泠冽的气息,傒囊缩了缩脖颈,没敢讨价还价,立马飞往阵中。

    离得近了,才隐隐有打斗声传来。

    但是,他们被隔绝在一道结界外。

    结界内的道道剑气凝化成实质的风刃,交错纵横,稍有不慎就会被砍灭成齑粉。难怪外界感受不到打斗气息,原来是她爹启用了上古防御阵法。

    如此看来,她爹暂时没有危险。

    紧悬在喉咙的那颗心稍稍放下去一半。

    依着如今的实力无法打开结界,桑乔思忖片刻,吩咐道:“绕着结界转一圈。”

    血祭骷髅阵被誉为魔修三大恶毒阵法,阵中的血色骷髅会一点点吸纳所有生灵的生命力,然后散发出浓烈魔气。即便杀死布阵者,阵法也会长年累月持续保持下去。

    上辈子她曾有两次见过这种阵法,第一次是她爹陨落的时候,第二次则是在……东祁城……顾家。

    漫天的火光,残肢断臂,墨归沾满血色的她,以及……

    顾睢那双绝望又冷漠的眼……

    呼!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桑乔舔了舔嘴唇,手克制不住地颤抖,再一次感到烦乱难抑。

    那些事不会重演的,一定不会的。

    她拼命在心头安慰自己。

    就在这时,脚下的傒囊脊背忽然变得紧绷起来,似乎是遇上什么恐怖的东西,它焦急的转身,却为时已晚。

    一道红色雾气将他们围困其中。

    前路无门,后路退无可退。

    森寒的气息裹卷在皮肤上,刺得人头皮发麻,像是徒然间被拽入了淬了寒冰的河水当中,寒水从四面八方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桑乔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一时间,鼻翼中都是浓重的血腥味,黏稠的,粘腻的,这种感觉如同那胶树刚割下来的胶乳糊在脸上,闷得头晕眼花。

    妈的空气有毒!

    她赶紧服了枚解毒丹,也给傒囊一枚,沉声警告道:“你只要别想丢下我独自逃走,我便不会让你死在这。”

    傒囊乖巧地猛点头,明显眼前的人才是大腿,不抱是傻子。

    “嘎吱嘎吱”“呼哧呼哧”斜侧方草丛林忽然传来咀嚼声,那声音清晰到能让人浮想联翩,比如牙齿咬在骨头上,牙齿撕扯着血肉,牙齿与牙齿相互碰撞……

    桑乔摇摇头,努力将脑海中404画面甩出去。可就在此时,那声音忽然停歇了。

    四下重新恢复死寂。

    神经绷紧至极致。

    “嗷!”来了!来了来了!!!

    傒囊躁动地用手指着前方,缩起脖颈。

    只见红雾中间出现一个高大的人影,离得近了,可以看出来一个面相温和的灰衣男子。脸色苍白,嘴角留下一排血迹。此时,他手中还拿着一根胳膊,胳膊上还有几个缺口,骨头上的牙印更是清晰可见。

    桑乔:“……”

    傒囊:“……”

    卧槽,原来真的不是他们的想象啊!

    灰衣男子望着对面的一人一灵,嘴角往上翘,脚下跑得虎虎生风,似乎十分欢娱兴奋。

    “嗷?”傒囊疑惑,他在兴奋什么?

    桑乔没什么表情地回答:“大概是觉得有新鲜的肉和灵可以享用了吧,毕竟我俩都有修为,自是比一般山野村夫要可口美味多了。”

    “……”这种变相夸自己厉害的话,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啊喂!

    傒囊快当场差点疯了。

    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

    这个人族是不是脑子有病?

    而想要抱她大腿的自己也是病入膏肓了吧!

    灰衣男子速度极快,转眼已至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