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寒门长姐不靠谱 > 第3章 灰头土脸
    陈母还在一旁感慨,更是笑道:“这年头寻个生计不容易,能有些手艺自是好的,二丫头你好好绣,不过切记夜里不能伤着眼。”

    二丫头有了谋生的手艺,陈母高兴不已,也算是近日难得一件喜事。

    高兴之余,不由又担心大丫头。

    本想等大丫头伤势好了,跟掌柜的说说,让她回福来楼帮忙,可是又怕撞见柳老爷。

    陈家无权无势惹不起,只得躲着。

    陈母索性打消让陈媛媛干活的念头,眼下年岁也不小,就让她在家中操持家务,再寻个好人家相夫教子。

    陈媛媛丝毫不知陈母所想,正兴致勃勃和妹妹说着——绣花针难倒七尺儿郎的故事。

    陈媛媛瞎掰的功夫倒是不赖,逗得大伙连连大笑。

    少顷,陈父与陈云笙也挑水回来。

    众人闲谈阵,陈家人一日也算结束,各自就寝。

    深夜。

    陈媛媛躺在床上,心下五味陈杂。

    七月十五中元节那日,她深更半夜醒来,陈家人欣喜请来大夫。

    大夫走后,她隐约听见大夫说最好开上几天参片,失血过多莫落下体虚的毛病,这女子生养最忌讳就是体虚。

    本就可有可无的事情,不想一连几天真当加了参片,虽然味道极淡。但陈家这般条件,舍得给她买参片,她哪里还能安心当个蛀米虫?

    就连妹妹这般年幼都能挣钱,身为陈家长姐,她也该想些法子挣钱。就这般想啊想,陈媛媛不知不觉已进入梦乡。

    等她再次醒来已是天亮……

    她一扫身侧人去楼空,飞快穿好鞋袜,心下又是腹诽:咋大家天天都起这般早?

    随意梳洗一番,又将一头青丝挽在耳侧,少女清秀可人。

    陈媛媛刚出房门,陈母已是端上面饼,让她吃早膳。

    早餐略是单调,吃的她有些腻味,更加刺激她想要挣钱的念头。

    早膳后,陈母将五十文钱,交到她手中。

    “等会去买些碗碟回来,买上一块豆腐,再打一筒子酱油回来。”

    陈媛媛嘴角抽了抽,想不到她堂堂集团千金,也有打酱油的一天!

    她点头接过铜板,将其尽数装入口袋。

    陈母又道:“你伤已大好,家里的活计就交给你,可莫要再像昨日那般不小心。”

    陈父在旁颇是赞同,又是一脸正色:“你娘说的没错,凡事留个心眼,要是再把房子给烧了,咱们可是要睡大街!”

    “爹娘,你们放心,今天绝对不会重蹈覆辙!”少女小手一挥,立时拍了拍胸膛打包票。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嘛!

    这时,陈母又对童氏恭敬道:“娘,二丫头就拜托您了。她还小,出去干活有娘在身边照应着,媳妇也放心不少。”

    “你就安心和正平去上工,家里头有老婆子我看着呢。”

    夫妻俩这才安心出门。

    两人走后不久,童氏和陈青青也是出去绣坊。

    临走前,童氏又是叮嘱一番陈媛媛看紧弟弟,有事就到绣坊或者福来楼寻人。

    陈媛媛一一答应,想起陈母的吩咐,加上她对周围地理环境不熟悉,有陈云笙在身边也方便不少。

    姐弟俩收拾一番,也是准备出门。

    一大一小出了胡同小巷,走在城南大街上。

    只见,陈云笙紧张兮兮四处张望。

    “不就出来一趟,你怎跟做贼似的?”说时,陈媛媛已是腰板挺直,大步往前走。

    “我这不是怕遇见柳老爷。”

    “柳老爷不是住城北吗?咱不去就成了。”

    “可是福来楼在城北,姐要挣钱,难道不去福来楼?”

    陈媛媛眉毛微扬,福来楼又是什么鬼?

    只听陈云笙继续道:“福来楼时帝京最大的酒楼,爹娘都在福来楼当伙计,往日姐也是在后厨帮忙,我和二姐年岁不足,宋掌柜便没收。”

    “你让我去打杂?”

    “不然呢?”

    “啧,我像打杂的人么?”

    “那我们怎么挣钱?”

    陈媛媛尴尬咳了声,在现代她衣来张口、饭来张口——做吃食她不会、工作经验她没有、学习奈何又是学渣。

    似乎在行的就只有吃喝玩乐……

    沉思片刻,某人小心思动了动。

    她咧嘴朝陈云笙灿笑:“小子,这里最近的赌坊在哪里?”

    “……”

    望着一脸兴奋的大姐,陈云笙咽了口唾沫,不知为何总觉眼前的大姐有点可怕……

    ***

    少顷,两人已是站在叶家赌坊前。

    “大姐,真的要进去吗?”

    “废话!”

    “不管了,先去搏一搏!”

    她自问当年摇骰子混迹酒吧无敌手,只要给她机会,一定能赚个盆满钵满!

    想罢,已是拽着陈云笙进了赌坊。

    陈云笙咽了口唾沫,有些害怕跟在自家大姐身后,手心里全都是汗。

    刚进到里边,一股刺鼻难闻的味道就扑鼻而来。

    赌坊内随处可见都是人,熙熙攘攘挤成一团,两小只年幼瘦小显得格格不入。

    陈媛媛正想大展拳脚,两个看守壮汉就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毛头小鬼,还不滚出去,混进来是不是想偷东西!”

    眼见两个彪型大汉要过来抓人,陈媛媛挡在陈云笙跟前,厉声一喝:“你们开赌坊的,还不让人进来赌了!”

    见陈媛媛一脸戾气,其中一个壮汉顿时来了兴趣,一脸玩味看着她。

    “黄毛小丫头,你倒是说说带了多少本钱?”

    陈媛媛在现代好歹也算豪门出身,面对两个大汉自然不惧,轻嗤冷笑:“这就是你们赌坊的规矩?还要查看客人的本钱?”

    “不给看就滚!”

    “叫你们管事的来!”

    闻言,两个壮汉对视一眼捧腹大笑,丝毫不把两个小娃娃放眼里。

    “还就不让你们进了!”

    言罢,两人已是各自提着一人狠狠扔了出去。

    姐弟俩跌坐在外灰头土脸,凄然揉了揉疼痛的地方。

    倏然,一个“哐当”声响起,一锭小小的碎银子落在陈媛媛脚边。

    陈媛媛瞪大了眼,不可思议抬头看向跟前的妇人,一手抓住欲要离去妇人。

    “我……我看起来像要饭的么?”

    闻言,妇人微怔。

    只见拽住自己的小手,正不住的颤抖,难道是太激动了?

    妇人蹲下身子,温柔拍了拍陈媛媛手背,一副我都懂的模样,和蔼道:“可怜见的,受伤还要带着弟弟乞讨。你我相遇便是缘分,不必言谢。”

    言罢,也不等陈媛媛回话,已是心满意足笑着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