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初唐大农枭 > 第两百二十四章 山东情形
    秦汉时期的博陵崔氏,其实是指深州,定州一带,紧邻河东,是齐景公崔明从齐国逃难到河北之后建立的家族,慢慢展成为了郡望。

    不过唐初的时候,博陵郡已经取消,博陵崔氏也早已分为六大房,虽然还都是以博陵崔氏自居,但是其栖居地,却已分散到了很多个州,其中博州聊城一带的崔氏二房,就是博陵崔氏目前最强大的一支,毕竟这里是崔氏的源地,齐景公崔明当时的封邑就在这里。

    卢文逸来到聊城已经有近半年了,寄人篱下的日子他早已受够,然而,却一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突破现状。

    于秋将范阳卢氏在河北的根基全部摧毁了,如今的范阳城,已经成了唐将王君廓的一言堂,老四卢恒彰老早的就去了长安,将关中,洛阳,蜀中等地卢氏分散的族人和产业紧紧的抓在了手中,现在巴不得他这个二哥早死,免得冒出来动摇他那个自封的家主的地位。

    不过,顶尖家族嫡子的骄傲,让卢文逸有点不甘心,他并没有意志消沉的混吃等死,而是积极的在收集信息,想办法再度掌握权利和财富,站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那个人现在跑去了沧州,在海边一处荒滩落脚,这是你们的机会。”在崔氏一间别府的花园中,卢文逸神情有些激动的向刚刚晨练完,收了宝剑入鞘的崔玉莹道。

    这就是他等待了近半年的机会。

    可能是由于经常运动的原因,崔玉莹的皮肤十分紧致红润,五官身材更是没的说,放在任何时代都属于极品美女,只是她眼神中那一丝让人看不清道不明的阴霾,却是她光鲜的皮囊之下,有一颗蛇蝎般的心肠的最好证明。

    “我们的机会?应该说是你的机会吧!我要是除去了他,你就可以顺势接手洺州的一切了。”

    崔玉莹不以为意的将宝剑丢给旁边的侍女,冷漠了回了一句之后,接过另一个侍女递过来的热茶小口抿了一口,顿时眉头紧皱,将茶杯重重的放回到了托盘上。

    属下的人都学了好几个月了,但是弄出来的奶茶的味道,却与洺州出产的奶茶味道相去甚远,让她很不爽。

    “婢子该死,这就给您换煮茶来。”

    侍女吓的慌张的退了下去。卢文逸则是有些好笑的看向正不爽的崔玉莹道,“莫非你以为,只凭我的身份,洺州那些人,就能够让我接手洺州的产业?”

    “不然呢?那个家伙又没有子嗣,而且,并没有实际迎娶李唐的那个什么公主。”崔玉莹眉头一挑,瞪向卢文逸道。

    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对卢文逸的不信任,总觉得这个家伙不会那么好心,会白白的帮助别人对付自家的人,虽然那个人冷血的将自己的父亲和兄长都亲手杀死了。

    “实力,我没有实力接手洺州的产业,如果你们将那个家伙杀死,得便宜的只会是在长安的老四,所以,我必须依靠你们的帮助,如果解决了他之后,你们助我接手洺州的产业,我可以将其中的一半分给你们。”卢文逸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道。

    “一半么?你还真是舍得。不过,你难道不认为,这是他设置的一个陷阱么?”崔玉莹一点也不为所动的道。

    “确实有可能是陷阱。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即便是你们不踏这个陷阱,他也会逼迫你们不得不接招的,你看看,这都已经二月了,李建成还没有从长安出,我料定徐圆朗最近肯定有异动。”卢文逸道。

    闻言,崔玉莹顿时皱起了眉头。

    于秋突然借给李建成一万五千匹战马,帮助他揽下剿灭徐圆朗的差事,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然而,李建成收到了战马之后,却迟迟没有出,这就是山东士族更加想不到的事情了。

    先是要忙春耕,军户有朝廷的牛马作为支撑,耕种的效率比普通百姓高,关中天气暖和,正月就可以开始耕地了,现在都已经到了二月,地应该早就耕完了才是。

    可是,这个时候李建成依旧没有出,因为李世民在朝堂上说了,不是有马的步兵就是骑兵,现在有天策府的成熟骑兵部队朝廷不用,却是用一帮不会骑马的步兵去打仗,这不合理。

    他有质疑,李建成自然要证明自己了,于是,春耕结束之后,他开始训练六率卫的骑战能力,不训不知道,一训之下他才知道,骑马打仗,即便是有训练成熟的战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他们的目标是上战场打仗的情况下,比单纯的骑马赶路要难的多,一个骑士真正要适应马背,练熟控马技术,至少要两三年的时间,哪怕只是练到勉强能用的程度,没有三五个月的时间,也很难做到。

    骑虎难下的李建成没有办法,只得在朝堂上拖延时间,然后让属下的将领日夜训练六率卫的士兵骑术,训伤了很多人的腰,粮草方面的消耗,也变的十分巨大,朝廷拨付过来用于出征的粮草,才半个月不到,就消耗掉了近一半,然之后,征调粮草,又成为了让他头疼的事情。

    偏偏还有于秋这个不差钱的主,一直都在市场上购入粮食,让关中洛阳的粮商手中的存粮一直都没有累积起来,这就把李建成头疼的问题从一个变成了两个。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马上还有第三个让他头疼的问题。

    李世民以欠于秋一个人情的代价,让于秋搞一些女人用的香水,不是给他自己,而是给李建成,让他拿到后宫去讨好张婕妤。

    他这屁股一歪,于秋就知道他要使什么伎俩了,和历史上的套路一样,污李建成y乱后宫,所以,他直接买一送一,不仅给李建成送去了几瓶有催Q效果的香水,还送去了好多让人男人鼻孔喷血的Q趣内衣。

    “徐圆朗会干什么?”崔玉莹脑海里想到了一些很不好的画面,语态略显急切的向卢文逸问道。

    此前,她可想不到,于秋会将刘黑闼逼的向北地士族挥起屠刀,好在刘黑闼这一通杀并没有让他们崔氏受损,反而是将北崔氏在定州,深州,莫州的几个分支逼到了博州来,增强了二房的实力。

    可要是他如果故技重施,将徐圆朗也逼急,让他在山东大杀一通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李建成迟迟不得成行,便让徐圆朗在山东没有了顾忌,如果那人许以厚利与他联合,说不得,河北的惨祸,又要在山东爆,你看着吧!他在沧州绝对不会什么都不做,等到你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肯定为时已晚了。”卢文逸危言耸听的道。

    “哼,我博陵崔氏,可不像你们范阳卢氏,山东也不是河北。”崔玉莹冷哼一声之后就转身出去了,卢文逸却是嘴角一钩,并没有跟上去。

    想来,她一定是去见崔民干,将情况汇报上去,然之后,他们大致会召集士族会议,将所有人的力量联合在一起,开始部署对策。

    如崔玉莹所说,于秋对付她们博陵崔氏,肯定没有对付范阳卢氏那么简单,此前是因为于秋自身有范阳卢氏嫡子的身份在,那些卢氏子弟对他的抵抗不坚决,只需要拿下范阳,他就鼎定了胜局。

    可现在不同,山东这边的士族跟他并没有瓜葛,而且分布比较紧密,互通比较频繁,一动就是全部动,不像河北地盘那么大,分的那么散,会出现救援或者应对不急的情况,哪怕是徐圆朗这样拥兵数万的军阀,也被他们限制的死死的,之所以不灭他,只是因为害怕代价太大而已,

    不过,对卢文逸来说,于秋与山东士族之间的争斗,无论谁胜谁负,都对他自己有好处,于秋败了,他在以崔氏为代表的山东士族的支持下,接手洺州一半的产业,至少,能够成为一个不弱于卢恒彰的分支的家主。

    以崔氏为代表的山东集团败了,他就算是完成了于秋的任务,于秋应该会按照之前所说,给予他奖励,至少能够有一些属于自己的产业当家做主,不用再过寄人篱下的日子。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于秋当初把他派到这边来,就是想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利用他将以崔氏为的山东士族动起来。

    他们不动,徐圆朗又怎么会难受,又怎么会奋力反抗,给于秋创造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