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男神总想蹭我欧气 > 第135章 被调戏
    十多分钟后,车子停在江边的马路上,厉明桩推开车门自顾自下了车。

    林皓连忙跟了下去,要去陪厉明桩。

    厉明桩转身就堵住了他的路,皱着眉心,略带几分不耐烦的说:“林皓,我想一个人静静。”

    厉明桩突然大声说话,林皓被她吓了一跳。

    这段时间,他们两人一直相处的还挺不错,厉明桩怎么突然就变脸了?难道是因为今天在火锅店碰到盛清让吗?

    可他不是听说厉明桩和盛清让早就分手了吗?还分手了好几年,而且他现在不是也有女朋友吗?

    厉明桩她还没有放下吗?林皓目不转睛的看着厉明桩,觉得她不像这样的人。

    他认识的厉明桩,以及传闻中的厉明桩,什么事情都拿得起放得下,不是这么多情善感的人。

    若是她放不下,那也不会和自己相亲吧!何况他们已经分开了4年,再深的感情,也该淡了吧!

    吞了口唾沫,林皓小心翼翼的说:“明桩,现在有点晚,你一个女生我不太放心。”

    摆了摆手,厉明桩说:“林皓,我没事的,你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有些事情,我需要自己一个人想想。”

    厉明桩执意不要林皓陪,林皓也不好意思再强求。

    于是,点了点头,说:“好,那我不打扰你想事情,但你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马上给我打电话。”

    “嗯!我知道了。”厉明桩无力的回答。

    其实,厉明桩觉得林皓这人不错的,人又乐观开朗,对她细心又关心。

    嫁给他,并没有什么不好。

    但她心里莫名就是难受,莫名不舒服,就是没办法喜欢他,甚至没办法喜欢任何人。

    打发了林皓,厉明桩双手环住双臂,不紧不慢朝江边里面的人行道走了去。

    一阵江风吹过来,厉明桩一阵颤栗,觉得有点凉意。

    嘴角勾起一抹淡淡地笑意,厉明桩想起了多年以前的事情。

    那时候,她和盛清让时常会在江边散步,她每次搓着双臂喊着好凉快的时候,盛清让就会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然后披在她的身上。

    想到这里,厉明桩嘴角的那抹笑意有点苦涩了。

    她以为盛清让会宠她一辈子,对她好一辈子,包容一辈子。

    可是最后,那一次并不算大的争吵,盛清让没有包容她的任信,而是甩门离去了。

    后来,她气冲冲打电话提出分手,盛清让沉默了许久,只是问了她一句,厉明桩,你想好了吗?

    话都说出口了,厉明桩又怎么可能收回来,于是说自己想好了。

    盛清让便说了一个好字答应了。

    下一秒,厉明桩就后悔了,可是她也生气了。

    那个男人明明说好了,会宠她一辈子,对她好一辈子,可是她不过闹了点小脾气,他一句挽留都没有,就答应了分手,敢情他说话都是放屁吗?

    那个晚上,她越想越气,气的都失眠了。

    然而,更气人的事情,他们一个星期没有联系,再次听到盛清让的消息,是他要去国外进修了。

    厉明桩还记得,她当时快气炸了。

    于是买了机票,就飞去旅行了,待她回到帝都的时候,盛清让已经离开了帝都,一句话都没有给她留。

    她们就这样分开了4年,冷战了4年。

    再次相见,那条裂缝却永远合不上了。

    光着屁股认识的情义,最后却还是这样散伙了。

    人生哪!厉明桩自嘲的笑了。

    一直以为自己可以无所顾忌的过一生,没想到还是没有如愿,还是失去了最心爱的人。

    如果时间能够倒回……

    呵呵!哪有那么多如果,盛清让眼里现在都没有她这个老女人,她再多愁善感,便显得自作多情了。

    “小姐姐好漂亮,陪我们喝一杯吧!”悠闲的晃着时,突然有几个醉酒的年轻男人拦住了厉明桩。

    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两步,厉明桩绕开了他们,没打算和他们纠缠,即便是教训,她也懒的教训了。

    “小姐姐,你别走嘛!你看大家都成双成对,你一个多寂寞,要不弟弟几个陪你聊聊心事,听听你的故事,你说可好。”男孩拉着厉明桩的手,没有放开的打算。

    深吸一口气,厉明桩的眉心皱成了一团,老虎不发威,这些小王八蛋当她是小奶猫啊!

    “放手。”厉明桩沉着命令。

    “小姐姐,别那么凶嘛!会吓着弟弟的,我们也不想干什么坏事,就是想和你去酒吧喝两杯,姐姐给个面子。”拉着厉明桩的男孩,松开了她的手,伸手就去摸她的脸。

    厉明桩哪有那么好惹,反手就是一记耳光打了过去。

    一时之间,那个男孩被打懵了,捂着自己的脸,怒光四射,伸手便扯住厉明桩的地头发,怒气冲冲的骂道:“臭娘们,哥几个给你面子,请你喝一杯,你他妈居然不识相,还敢动手抽老子,看老子今晚不弄死你。”

    借着醉意,那男人掐着厉明桩的脖子,就将她往江边外面拉去,另外几个男人则是在后面骂骂咧咧的推着厉明桩,无非就是说她给脸不要脸了。

    这时,周围的眼光全都朝他们看了过来。

    厉明桩抓着男人的手腕向旁人求助,说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几个人。

    可是现在这世道,没有多少管闲事的人,更没多少见义勇为的人,何况还是几个喝了酒的醉汉,谁知道惹怒了他们会有什么后果。

    所以,即便是厉明桩求助了,旁边也没有人来救她,只是把他们围了起来。

    “听说那边有人闹事,好像是几个喝醉酒的年青人在调戏一个女孩。”

    “这么恐怖啊!那女孩有朋友一起吗?”

    “不知道耶!过去看看,顺便帮忙报个警吧!”两个散步的女孩,说着就掏出了手机报警打电话。

    一旁,盛清让听着她们的对话,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也没有做好事的闲情逸致。

    但也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改变自己的行踪,仍然笔笔直直朝前面走着。

    走了大约两三分钟,他便看到了人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