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男神总想蹭我欧气 > 第4章 欠你的那炮,今晚还你【
    懒懒的靠在顾明里怀里,容烟娇嗔道:“我的明里还好好的活着,我怎么可能去死?”

    之后,她又仰头看着顾明里,满脸天真,笑吟吟道:“明里,我们不是说过,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对吗?”

    目不转睛看着怀里的尤物,顾明里的魂被勾走了。

    眼前的女人,哪还是3年前不解风情的容烟,分明就是妖魅惑重的狐狸精。

    如果她3年前有这份功力,他也用不着和容诗勾搭在一起。

    “嗯,说过。”顾明里顺着她的话,宠溺的附和她。

    只是,看着容烟娇媚中暗藏的那抹阴冷,顾明里心里莫名的有点发毛,觉得容烟好像知道什么,她好像并不是诚心来续前缘。

    3年前,顾明里做过哪些事情,他心如明镜。

    他以为容烟死了,把他做的那些肮脏事也带走了。

    然而,再次见到他,那些回忆还是涌上了心头。

    “顾明里,你给我说什么,你别忘了,你是我的男朋……”

    容诗话还没喊完,容珊就将她扯了一把,提醒:“容诗,你冷静一点,这里是虞家的地盘,今天又这么多宾客。”

    “姐,这个贱人他勾引明里,我冷静不了,没法冷静。”

    占有顾明里3年,容诗忘了,忘了这个男人本来就是容烟的,只不过是她耍了手段抢过去的。

    “你的男朋友?好妹妹,我的明里怎么会是你的?就算我不在的3年,你代我照顾了一下,现在我回来了,你可要还给我了。”容烟没有质问顾明里,简简单单就帮他圆了过去。

    要是这么快撕破脸,以后还怎么愉快的玩耍?

    总而言之,她不会让顾明里和容诗这对狗男女过的舒坦。

    “烟儿,谢谢你的理解,其实,你不在的这三年,我过的很痛苦,很想念你。”吞了口唾沫,顾明里又厚着脸皮哽咽道:“我和容诗,是因为她太像你了。”

    一句太像,顾明时成功把锅甩走,还把自己塑造成了痴汉角色。

    男人啊!这张嘴真他妈要命,死的能说成活的,黑的能说成白的。

    如果不是经历了一回生死,容烟觉得自己肯定会被顾明里给骗了。

    “顾明里,你个王八蛋,你忘了……”

    容诗话还没喊完,顾明里就朝她使了眼色,示意她别乱说话,有什么话,他们两人私下再谈。

    “明里,我理解你,我也相信你,相信你只爱我一个人。”容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同时,她的眼神一刻都没有从高娅茹身上离开,看着她惊魂不定的样子,她就迫不及待想去会会她。

    于是,撩完顾明里,她就踩着细高跟,扭着纤纤细腰,来到了高娅茹身后。

    俯身贴在她的耳后,容烟吐着热气道:“高娅茹,三年前的那个晚上,我穿的也是这身红裙,你猜猜我现在是人还是鬼?”

    啊……

    容烟把声音压的很低沉,好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招魂声,吓的高娅茹一声尖叫,猛地转过身。

    她这一叫,引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容烟,你,你,你……”

    近在咫尺看着容烟那张脸,高娅茹浑身直颤颤,结巴了半天,什么都没说出来。

    “茹姨,你看见我怎么吓成这样,难不成是对我做了什么亏心事么?”容烟无辜的眨着大眼睛,很会装傻。

    “怎么会呢?你突然站在我身后,把我吓了一跳。”高娅茹皮笑肉不笑的回答,心里却恨的要命,恨不得她马上从自己眼前消失,最好死的远远,永远别出现在帝都。

    展开怀抱,容烟春风满面的抱住高娅茹,眉开眼笑道:“茹姨,咱们一家人总算再次团聚了,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相聚。”

    最后那句话,容烟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高娅茹不寒而栗,一股凉意从脚底心燃起,搐的她头皮都麻了。

    这个小贱人是回来闹事的,她要回来报复自己。

    这一次,高娅茹不再像以前那样躲在暗处,她干的那些坏事,容烟都知道了。

    想起自己拿刀划在容烟脸上的情形,以及将她踹入海里的情形,高娅茹脸色铁青,唇瓣都紫了。

    高娅茹万万没有想到,当年那么深海,那晚那么大的风浪,容烟居然没被淹死,她居然还能活着回来。

    浑身吓的颤栗,就连牙齿也上下打颤,高娅茹却不得不强颜欢笑道:“容烟,你既然回来了,咱们以后好好相处。”

    贴在高娅茹耳边,容烟阴森森的笑道:“一定。你对我和我妈的关照,我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高娅茹惊慌失措,连忙推着容烟。

    不屑的一笑,容烟的右手来到高娅茹腰间,狠狠掐了她一把:“高娅茹,我都回来了,你还躲得了吗?”

    “容烟,你别太嚣张,我能让你死一次,就有本事让你死两次。”高娅茹猛地把容烟推开,小声警告。

    她心想,自己不能这么被动,她要马上弄死这个小贱人,要让她永不可翻身,让她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拭目以待。”容烟不以为然的媚笑。

    容松岩杵在旁边静观其变,似乎还不太相信这个女儿又活过来了,真以为她3年前想不开跳海自尽了。

    眼见容烟和大家还算客气,容松岩正要过去套近乎,容烟却冷不丁给了他一个白眼,扭头就走了。

    ……

    宴会厅的阳台上,容烟晃着手中的红酒,欣赏着帝都的夜景,想着容家人刚才的失魂落魄和恐惧,她张狂的笑了。

    她回来了,那些人渣以后别想安宁,她要让他们永无宁日,生不如死……

    一口饮尽红酒,容烟紧紧拽着酒杯,似乎拽着容家和顾家每个人的命运。

    “容小姐,月黑风高夜很适合还债,我欠你的那炮,今晚还你。”跟着容烟来到阳台,厉墨霆悄然站在她身后,两手撑着护栏,将她困在自己怀里。

    猛然转过身,容烟的鼻尖撞在了厉墨霆的鼻尖上。

    “是你。”容烟诧异道。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厉墨霆,容烟觉得他比在赌场时更好看了,白皙的肌肤,皎洁的眼神,以及嘴角的那抹勾人魂魄的媚笑,仿佛是想将她的心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