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八零娇俏农场主 > 第2章 2,死和生
    “坚持住。”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谁?

    她不是死了吗?

    “快到医院了。”声音很急切,好像还带着害怕。

    陈白羽努力的想,这是谁的声音?熟悉却又陌生。

    “天朗?”陈白羽终于想起了这个声音的主人,她的初恋男朋友,她一起长大的小哥哥。明明那么相爱,最后却要分开,两人单身了一辈子也没有在一起。

    这是他们分手后的第二次见面吧?明明住在同一个城市,同一个小区,却从来没有遇上过。可能这就是有缘无分吧。

    他们上一次见面,已经是十多年前了。她在机场接到医生的电话说妈妈癌症复发已经无治疗必要的消息,躲在洗手间像个孩子一样哇哇痛哭。

    哭累了,坐在地上发狠的捶着手机,发泄压在口中的痛,抬头却看到他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原来,她在急匆匆中走错了方向,走进了男厕,而李天朗刚好在。

    李天朗在男厕门口挂上‘维修’的牌子,然后站在门口帮她清场,让她哭过够。

    那之后,他们又有十多年没见。

    在这十多年里,她知道他的所有情况,就如她确信他也在关注自己一样。

    没想到,他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

    能见他最后一面也算是对这段感情的了结了。

    李天朗红着眼,“再坚持一会。马上到医院。”

    坚持不了了。

    她已经不想活了。

    太痛苦了。

    此时此刻,陈白羽甚至害怕他看到她身上腐烂的皮肤,闻到那令人作呕的腐败烂臭的味道。如果说身体的痛还能忍,但心里的痛却不能。

    她好像看到一张张慈爱的脸在向她招手,那些看着她长大,给她温暖和幸福的亲人朋友在呼唤着她。

    “天朗。把我送回大唐农场。”这是她最后的心愿了。即使那变成了一片贫瘠一片荒芜,她也想回到那里去。

    那里有她最爱也最爱她的家人,有她最幸福无忧的童年。可惜,她的无知贪婪毁了那片最美最好的地方。

    如果能重来,她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大唐农场的青山绿水,护住大唐农场的父老乡亲。

    陈白羽看着自己慢慢的从身体里飘出来,然后看着李天朗抱着她奔跑,跑了一条又一条街才发现她已经没有了气息。

    看着李天朗跪倒在人来人往的路边,抱着她的尸体大哭。因为奔跑,她脸上的丝巾滑落下来,露出一张满是疙瘩和流着白色脓液的脸,那双曾经被很多人夸赞过明亮如太阳的眼紧闭着。

    陈白羽看着李天朗亲吻她那张丑到自己都不敢看的脸说爱她,说想要娶她。陈白羽伸手想要抱住他,想要告诉他,不要难过,她解脱了。

    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双手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像抓到一把空气,掌心空荡荡的。

    陈白羽看着自己被火化,然后被李天朗装在一个瓶子里,带回农场,葬在父母亲人身边。这一片曾经种满果树的地方,现在堆满了小坟包,密密麻麻,旧的新的,一个接一个。寸草不生的坟地上高矮不一的小坟包就好像她那张长满密密麻麻小浓疮的脸,触目惊心。

    突然,下雨了。

    陈白羽伸出手,看着雨滴直直穿过手心,才想起她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可能只是一缕冤魂。雨水冲刷着一个个坟墓,有些最早的已经在这十几年间被风雨抹平,只剩下一快刻着姓名的木头在证明曾经的存在。

    李天朗坐在她的新坟前,目光呆滞的看着刻了她名字的木块,风雨很快就打湿了他的头发,衣服。

    陈白羽就飘在他头顶,明知道徒劳无功也想要伸手帮他挡住风雨。她还没有告诉他,她爱他,爱了他一辈子。

    突然,陈白羽感觉脸上凉凉的,好像有水滴落在脸上,惊吓了一跳,她有感觉了?

    她......

    激动的伸手摸摸脸,惊恐的发现她的手变小了,很小,很小,这是婴儿手。

    白白嫩嫩的,并不是她那双因为辐射而腐烂不堪的丑陋不能入目的手。

    陈白羽睁大眼睛,看到的是梦中出现了千万遍的大芒果树,树叶湿漉漉的,越发的翠绿,有雨滴穿过树叶落下,滴落在她脸上。

    冰凉,冰凉的,真实得让她浑身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