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第一娇 > 第六百三十六章 聊斋
    分量十足的解药。

    原以为这人能很快醒来。

    结果,宋兮头都快擦干了,人还没有醒。

    什么情况……

    皱眉,宋兮上前给人把脉。

    这厢,宋兮捣鼓着这个昏迷的小丫鬟。

    那厢,容恒还未睡醒,苏清在花架下吃了晚饭,叫了福星问话。

    “今儿在定国公府,找到什么没有?”

    福星摇头,“什么也没找到,就是因为什么也没有现,鸭鸭到现在都垂头丧气打不起精神呢,主子。”

    坐在苏清对面,福星心疼的捋捋鸭鸭的鸡毛,叹了口气。

    “小的给它准备了它最喜欢的鸡腿,它都不吃。”

    苏清……

    一只鸡,垂头丧气?

    她能说什么……

    身子一探,苏清打算给鸭鸭看看病。

    别不是感冒了什么的!

    结果,不及苏清手碰触到鸭鸭的鸡毛,鸭鸭忽的在福星怀里剧烈的挣扎,然后扇着翅膀奔出去了。

    那样子,比逃离北上广还要迅猛。

    苏清……

    这叫没精打采?

    刚刚还没精神的鸭鸭,忽的活跃起来,福星顿时紧蹙的眉心一松,朝苏清道:“主子就是厉害,您一瞧,鸭鸭就有精神了。”

    苏清……

    蓦地,想起容恒原先怼她的话。

    闻一闻药方,病就好了。

    眼角一抽,苏清朝福星道:“定国公府的祠堂,是你们砸的吗?”

    鸭鸭奔出去,直直落向福星给它准备的鸡腿旁,啊呜啊呜,用它的鸡嘴吃起来。

    福星才一脸舒心,闻言,嚯的转头,满目茫然看向苏清,“啊?啥?主子?”

    苏清……

    “你们今天去定国公府,去他家祠堂了吗?”

    福星摇头,“主子,小的没进去,是鸭鸭自己进去的,小的一直在后门那等鸭鸭。”

    苏清……

    “也就是说,你一直不知道定国公府生了什么?”

    福星……

    “生了什么?”

    一脸贼兮兮的期盼。

    “听您这语气,好像没生什么好事啊!”

    苏清……

    “定国公府的祠堂被人砸了,祠堂供奉的牌位,全部砸的稀烂,在祠堂地面上,现了迷药药粉,那种药粉,正是你配的那种。”

    福星顿时小眼神嗖的亮起来。

    “真的?”

    转而,欣慰又自豪的看了鸭鸭一眼,回头朝苏清道:“一定是鸭鸭做的,进府之前,小的就在它身上撒了好多药粉。”

    苏清……

    颤抖着眼角,看了那只鸡一眼。

    “定国公府的书房密室,被一把火烧成灰,在书房的机关旁,找到了鸡脚印。”

    福星一拍手,“肯定是鸭鸭做的。”

    那骄傲的样子,仿佛儿子考了一百分的娘!

    苏清……

    “但是,密室里,没有任何烟雾,墙壁也没有被火烧着的痕迹,只有一屋子的灰。”

    这次,福星皱眉了。

    “没有烟?”

    苏清点头,“没有,一点没有。”

    福星蓦地,眼圈一红。

    苏情吓了一大跳。

    正要问她怎么了,福星蹭的起身,几步走到鸭鸭跟前,蹲身捋捋鸡毛。

    “真是难为你了,烧了就烧了,有点烟怎么了,我还能罩不住你,出了什么事,有我呢!你怎么那么傻,把烟都吸了,你不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啊!万一你死了,我怎么办!傻鸡!”

    说着,福星眼泪吧嗒落了一颗。

    “难怪你一下午的没精打采,谁吸那么多烟,能有精神!以后别做这种傻事了!”

    苏清……

    吸烟有害健康!

    这话没错!

    但是,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

    ……

    合着,福星觉得,密室里的烟,都被鸭鸭给吸了?

    大功率老板牌抽油烟机,也没你肺活量好了!

    你只是一只鸡!

    珍爱生命,保护胎儿。

    她还是远离现场吧。

    别被福星吓得动了胎气。

    苏清吸一口气,不打算问清事实真相了,起身离开。

    反正,问也问不清。

    福星又没有进定国公府。

    府里什么火烧密室怒砸祠堂,福星一概不知,她总不能去问那只鸡啊。

    苏清正起身,长青扶着一脸虚荣的容恒出来了。

    吐了一白天,到了日暮十分才消停下来,一觉醒来,容恒的气色并没有好多少。

    苏清有些心疼的去扶上他。

    “怎么不多睡会儿?”

    容恒笑道,“想陪你坐会儿,总不能一直睡着。”

    原先,是没有机会同房。

    现在,连一起说话的机会,也快没了。

    “你有没有不舒服?”容恒看了一眼苏清的肚子,关切问道。

    苏清有些歉然的笑道:“所有的不舒服,你都替我受了。”

    容恒叹了口气,拉着苏清的手,“我就在想,幸亏是我替你吐了,若是你自己孕吐,就这么强烈的反应,你会不会把孩子直接吐出来。”

    苏清……

    才被福星和那只鸡惊吓过。

    现在,容恒又来吓她。

    孩子是怀在子宫里又不是怀在胃里!

    为什么会把孩子吐出来。

    真是……

    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这里演聊斋呢!

    一只鸡,能耐的要上天。

    一个孕妇,吐了一下,吐出一个孩子……

    头皮麻了一下,苏清立刻改了话题,“饿吗?吃得下东西吗?”

    容恒就点头,“吃点吧,吃吃看,应该是吃得下,母亲不是说了嘛,我只白天吐,晚上没事。”

    一顿,又道:“吃饱了,或许就有精力了,孩子的胎教,总不能落下,等会我若有精神,就把你昨天说的那个课程表做出来。”

    苏清……

    上天保佑,你继续吐吧!

    然而,上天并没有听到苏清的祈祷。

    容恒三碗鸽子汤下肚,气色就缓了过来。

    “我还以为,我真的被孕吐折腾的又虚弱起来呢,原来是饿了。”

    酥炸肘子夹了一块,放入嘴里,容恒一边吃一边道。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缘故,他现在只爱吃肉。

    苏清眼见容恒吃的香,忍不住也动了筷子。

    “那个,你听说过一句话没有?得月门前江心月,不论月圆论月缺。”

    吃着饭,苏清忽的问容恒。

    容恒微微愣了一下,眉心一蹙,转而松开,道:“这不是你祖父当年求娶你祖母的时候,说下的定情话吗,”

    苏清……

    啊?

    错愕看向容恒。

    “定情话?我怎么不知道?”

    容恒就笑,“你不知道也正常,我也是听我师父说的。”

    苏清……

    又是你师父!

    你师父到底知道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