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第一娇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奶粉
    五皇子两片烧烤味薯片入口,顿时惊得眼底一亮。

    嚼了两口,顾不上从小养成的咽了东西再说话的规矩,看向宋兮,“是肉?”

    宋兮心思一敛,笑道:“不是,是用土豆做的,里面加了些佐料,让它有各种味道而已。”

    说着,一晃自己手里这包黄瓜味的。

    “这个,就加了黄瓜味的佐料,你吃那个,就加了烤肉味的佐料。”

    五皇子认真的听着,听完一颔,“真是好味道,宫里竟是没有这样的美食,不知宋姑娘这里可还有没有开口的袋子,若有,我买些。”

    宋兮笑道:“何须买,你我朋友,想吃来拿就是。”

    五皇子就道:“过些日子便是中秋了,每年中秋,皇室子弟都要给父皇献礼。”

    说及此,五皇子微微一叹。

    “往年的节礼,因着镇国公府财厚,四皇兄的节礼也最为贵重,而大皇兄心思巧,他的节礼也就最为别致,唯有我和老九。”

    宋兮见他面上略带伤感,不由心下微动。

    五皇子还在继续。

    “我的礼物,饶是每年挖空心思,也比不上四皇兄和大皇兄,至于老九……往年老九是个病秧子,命都顾不过来,还礼物呢,每年他就象征性的从府里随意拿个什么就送去了。”

    说道容恒从前的病,五皇子只觉得心头狠狠抽了一下。

    以前,他万分信任大皇兄。

    所以,大皇子的话,他基本都听。

    听了大皇子的话,命人暗中给容恒下毒,却午夜梦醒,把自己给吓得睡不着。

    再怎么想要那皇位,这般毒害自己的兄弟,他还是有些做不到。

    所以容恒的毒,他就瞒着大皇子私下悄悄的停了。

    可他停了,老四却没有停,一直到苏清嫁给老九,老四给老九下毒被闹了出来,才算作罢。

    老九这命,也算是得救了。

    皇宫里的皇子不少,可能活到和他一般年纪的,就他们几个。

    现在,反了逃窜的逃窜,被禁足的禁足,就他和老九……

    原本,出现这样的局面,他是窃喜了一阵子的。

    毕竟他距离皇位又接近一步,

    可那股高兴劲儿过去之后,心里隐隐约约有些难受。

    宋兮瞧着五皇子的神色,“殿下是想起伤心事了?”

    五皇子扯嘴笑了笑,又嚼了两片薯片,道:“没什么,宋姑娘这薯片,有没有开封的吗?有的话,我买几袋子,等中秋当做节礼送给父皇。”

    宋兮正端着杯子喝水,闻言差点手一抖,将杯子给跌出去。

    听说过买薯片送给小朋友的。

    第一次听说,买薯片送给皇上啊!

    这就好比,你去见国家领导人,然后在大会堂当着一众代表,给大大送上一包黄瓜味薯片,还一脸邀功的表情……

    怕是会直接被丢出来吧。

    眼角一抽,宋兮擦了擦嘴角的水,“你要把这个当做节礼送给皇上?”

    送一包四块五的节礼?

    确定对比人家动辄几千两银子的礼物,你这包四块五不会被你爹扔出去!

    五皇子就笑,“宋姑娘给我吃的这个,不瞒姑娘,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吃,物以稀为贵,兴许这个在姑娘眼里,只是个零嘴儿,可在我这里,它便是难得的宝贝,宫里的御膳房都未必做得出来。”

    宋兮……

    听着,好像也很有道理。

    可惜,空间解锁的新宝贝,不是要多少给多少,不然,她就可以公然开卖了。

    一共给了十包,她自己吃了两包。

    现在和五皇子一起分享了两包。

    还剩六包,其中还打算给苏清一包,福星一包,云霞一包。

    就只剩三包。

    再给五皇子……

    有点舍不得啊!

    看宋兮一脸为难,五皇子笑道:“若是姑娘不方便,就算了,节礼而已,我再寻其他的。”

    说着,五皇子的目光,瞄向了宋兮的沙。

    不光薯片第一次吃,沙也是第一次坐啊。

    父皇的龙椅虽然威武霸气,可到底也是个椅子,总是坐在上面看书批折子,难免腰疼。

    要是能送父皇这么个沙。

    让他批完折子,坐在沙上休憩一会儿,吃点点心……

    啧啧,父皇应该也会喜欢。

    就在五皇子琢磨着问宋兮这沙多少钱的时候,宋兮那里,思想斗争做完。

    “行,就送你一包薯片,不过,我这里也不多,只能给你一包,烧烤味和黄瓜味,你选一个。”

    五皇子忙道:“怎么能白要姑娘的,多少银子,姑娘说就好。”

    宋兮笑道:“今儿在宫里,我唐突殿下,算是我给殿下的赔罪,一包薯片,换殿下这个朋友,值了。”

    五皇子……

    看着宋兮,眼底温柔蓄起,五皇子想了想,解下腰间玉佩,“姑娘是豪爽之人,我也不好再提银子,这玉佩是我的随身物件,送给姑娘,姑娘若是遇到什么麻烦,拿着这个玉佩就能进府找我。”

    宋兮……

    不收银子,收了个皇子的贴身物件儿?

    看着有点脸红啊。

    笑嘻嘻,宋兮接了玉佩,“殿下稍后,我这里有点好喝的东西,端给你尝尝。”

    不能白收人家的玉佩呀。

    说着,宋兮转脚朝外屋走去。

    昨天新解锁了孕妇奶粉。

    原想着给苏清喝的,结果奶粉被传送来的时候,没有罐子,就一个小布包包着就横空出现了。

    她还没有时间去找合适的罐子。

    五皇子没吃过薯片,也没坐过沙,肯定也没喝过孕妇奶粉。

    现在贿赂好他,两人要能结下深厚的友谊,等以后万一他登基了,她还能帮苏清求个情什么的。

    端着杯子,打开小布包,宋兮取了勺子挖了两勺。

    一面兑水,一面心下嘀咕,“怎么奶粉少了?昨天来的时候,很大一包啊。”

    狐疑着,用勺子搅好奶粉,宋兮端着白乎乎一杯,走向五皇子。

    “殿下尝尝。”

    迎上宋兮笑眯眯的样子,五皇子只觉得一颗心都在荡漾。

    放下薯片,二话不说,接了杯子。

    “里面是什么?”

    宋兮笑道:“殿下喝了就知道了。”

    杯子贴上嘴唇,五皇子仰头。

    就在被子里的液体要入喉的一瞬间,宋兮脑子里,忽的飘出福星的话。

    宋姑娘,这个是迷药,一时半会找不到解药,我家主子说,让你找找解药,把这个人弄醒了,等人醒了,您赶紧通知我,我还要审讯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