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第一娇 > 第六百三十三章 薯片
    在没见五皇子之前,她还觉得秦苏帅的不要不要的。

    现在,见了五皇子,简直把秦苏比的没影儿。

    立刻就把上一任梦中情人丢到一旁。

    “五殿下快坐。”一脸热情,宋兮招呼五皇子落座。

    五皇子眼角微微一抽,扫了一眼屋里。

    没有椅子啊。

    往哪坐?

    席地而坐?

    没想到,宋姑娘是这么有情趣的一个人。

    为了表示自己也不是一个刻板的人,五皇子一脸的坦然,袍子一甩,就席地坐下。

    坐的那叫一个潇洒干脆。

    五皇子坐下的一瞬,宋兮也坐下。

    不过,不同的是,五皇子直接坐到了地上,宋兮坐到了五皇子一侧的沙上。

    一眼看到五皇子直接一屁股坐地上,宋兮一双眼瞪得像铜铃。

    “殿下!”

    五皇子……

    后知后觉,他也现,自己刚刚好像会错意了。

    宋兮不是让他坐地上。

    因为宋兮没有坐地上,而是坐到了他身侧一个看上去长得怪怪的东西上。

    像椅子,但又绝对不是椅子。

    材质有点像布,方才宋兮出去开门,他悄悄摸了一下,还软软的。

    很奇怪,不知道是什么。

    可现在……

    他坐都坐了,难道起来吗?

    起来,好像有点跌面子。

    不起来,像傻子一样坐在地上吗?似乎也不怎么有面子。

    脑子里天人交接一瞬,五皇子一点尴尬没有的帅气起身,指了宋兮坐着的位置,一副很有见识的样子,也坐上去。

    一面坐,一面道:“宋姑娘家的椅子,很奇特哈。”

    “这个不是椅子,是沙。”

    五皇子屁股坐上沙,沙下陷,再坐,还陷。

    五皇子心头有点慌了。

    靠!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本王坐着,他一点不老实。

    难道本王会把他坐塌?

    可看宋兮也这么在沙上坐着,似乎一点事没有,还非常舒服的样子,纵然心头慌得一批,五皇子脸上,还是表现的十分见多识广的样子。

    “这沙,坐起来,倒是和椅子不同。”

    宋兮就笑,“沙比椅子舒服,可以躺可以坐,随意怎么都好,软软的,我最喜欢在这里吃薯片了。”

    五皇子……

    沙到底是个什么鬼,他还没有搞明白。

    鼠片是什么?

    难道是把老鼠给片成片吃?

    我滴天!

    绝不可能!

    宋姑娘长得这么甜美可人,怎么会吃一片一片的老鼠。

    鼠片不是老鼠,那是什么?

    忍着满心的狐疑,五皇子正襟危坐的喝茶。

    父皇曾经说过,对于未知的事情,你要表现的比未知的事情更加未知,你就赢了。

    父皇其他的本事,他也许做不到,但这一点,还能照猫画虎。

    一口茶入喉,五皇子满面的平常,眼底蓄着温柔,笑道:“宋姑娘和苏清的感情很好?”

    嘻嘻哈哈说别的都行,可一提到苏清,因着苏清的特殊身份,宋兮心头的警铃,骤然拉响。

    班长曾经说过,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打听有关军中的任何事情,都绝对目的不纯。

    皇子夺嫡这种事,宋兮没有经历过却也在电视上看过。

    容恒是皇子,面前这个,同样是皇子。

    眉眼间带着不动声色的笑意,宋兮道:“算不上感情多好吧,她和云霞公主很要好,又替我出过头,算是我的恩人。”

    五皇子含笑点头,“今儿,宋姑娘在宫中醒酒,苏清一直等到姑娘酒醒,亲自送了姑娘回来才离开,我还以为,你们感情很好。”

    天知道,他为了能“巧遇”,然后“顺便顺路”送宋兮回家,揍完定国公后在宫门口守了多久。

    结果倒好,他蹲点等了那么久,宋兮被苏清保驾护航了!

    没他什么事!

    宋兮心头打过一个狐疑。

    再帅的小哥,若是接近她别有用心,她也只能看到他的别有用心却不会去看他有多帅。

    再说,用美貌来勾引小姑娘的帅哥,基本都是渣男本渣,无需坚定。

    笑嘻嘻,宋兮道:“殿下怎么知道,我是被九王妃送回来的?难不成,殿下跟踪我了?”

    五皇子顿时笑容微僵。

    他能说,为了寻找机会,他跟了一路吗?

    他以为,苏清最多把宋兮送到路口也就算了,谁能想到,苏清不仅把人送回来了,还进来坐了坐!

    他一直在宋兮家巷口蹲到苏清离开,才摇着扇子假装不经意路过。

    能说吗?

    当然不能!

    “姑娘误会了,在下怎么会跟踪姑娘,千真万确,在下无意间从这里经过,才现,姑娘竟然也在这里住。”

    宋兮没理会他面上那一闪而过的僵硬,只笑道:“我还以为,殿下是记恨我醉酒时的鲁莽,要来找我算账呢。”

    五皇子……

    这个话题,还能继续下去吗?

    继续下去,这天,好像就聊死了。

    “姑娘方才说的鼠片,不知在下是否有这个口福,能坐在沙上吃一次。”

    话题转的突然,宋兮也毫不介意,起身从身侧架子上抽出一包黄瓜味的薯片,丢给五皇子。

    这是她才解锁的新宝贝。

    不过,虽然宝贝是新解锁的,这保质期……

    空间好像和她有仇。

    按照她在现代的日期来算,薯片已经过期一个月了。

    让你打听苏清。

    给你吃这个过期的!

    笑眯眯,宋兮自己拿了一包没有过期的,将袋子撕开,捏了两片出来放到嘴里。

    咔嚓,咔嚓。

    烧烤味的薯片,吃的满嘴喷香。

    五皇子效仿宋兮,扯开袋子,一脸见过世面的样子,拿了两片丢到嘴里。

    一嘴清香。

    咔嚓,咔嚓。

    果然不是老鼠片。

    哪有老鼠是黄瓜味的。

    真好吃。

    吃两片,又吃两片……

    宋兮笑眯眯的看着五皇子,等你吃完拉肚子。

    可吃着吃着,又觉得自己有点不地道。

    对方到底是个皇子,今儿自己把人家揍了一顿,人家不仅没有怀恨在心,当时还亲自把她抱到皇后寝殿。

    她却给人家吃过期的薯片……

    想了想,宋兮就将自己的薯片递上前,“你尝尝这个味道的,咱俩换着吃。”

    说完,宋兮蓦地反应过来。

    换这个屁!

    人家是个皇子!

    吃东西之前,没当着她的面,银针试毒就不错了,难道还要吃她剩下的!

    正要将手再抽回,五皇子就满目笑意的将自己手里那包黄瓜味的给了宋兮,接了宋兮递上来的烧烤味。

    眼角眉梢的笑,很暖。

    宋兮不禁怔了怔。

    这皇子,如果不是蓄意接近她,脾气真的好赞啊,一点架子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