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飞越三十年 > 第993章 甚虚
    “当时下来的时候,那个陈处长是一直陪过来的......然后是刘夏来......”

    拳头轻轻敲着嘴,连铮左思右想,最后结论是也没别的太好办法。

    “你还找刘夏来吧,他既然之前管这个事,又跟你打听过,你反过来问他也是情理之中!”

    “那我...怎么说?”

    “你就这么说,咱们县的农副产品,之前跟那陈查理说好的,帮着出口。本来考察就是为了看能不能出口创汇,现在他们也去了几天了,几天了?”

    “五...六天了......”

    “那不就是了,去了一礼拜,总会了解点什么,那边不打个电话交待下这里怎么配合,我们不知道怎么开展工作。看他怎么说,总之就是确定人还在香江,然后我们必须想办法通知....通知省里!”

    “是!”

    “知道怎么说吧,别让人听出来!”

    “我知道...可能得回去打...我那个电话本没带出来。”

    “那快去吧,将功补过!”连铮说完看着何喜业,“你去了解下,李建国跟李一鸣跟谁关系比较近!”

    “是!”

    …...

    半空中,飞机已经进入了平流层,空服一边通知大家可以解开安全带一边准备食物。

    周正跟卢平坐在靠近机头的位置,这里稍大一些,算是头等舱,胡逸州坐在他侧后排,头等舱最后靠墙的位置。

    “首长,您要点什么?”

    周正抬眼看了下推车。

    “茅台解晕机,抽烟呢?解闷?”周正摇摇头,“让他们不用发,给茶水蛋糕就可以了。”

    胡逸州应了一声,去通知了。

    飞机里头倒是没人有什么不满,知道坐飞机能有这待遇的只占了一半不到。

    卢平轻声也说:“这估计在他眼里看来都是不安全因素。”

    “还浪费啊!”周正叹笑,看着窗外,“我们去见那小子,如果这些人带着一身酒气,你猜他脸会多难看?”

    “呵呵,唉......”卢平仰头呵呵笑了笑,这还用说吗?

    李一鸣那鼻子,比狗还厉害,直接可以从笔上闻出味来确定敌特的,还能闻得出那谁的包里装过了什么什么。

    今天这一整团的人,又是烟又是酒,这是工作还是旅游?

    这里头恐怕李一鸣只会给周正点面子,但真要有什么做不对的地方,你当他不敢当面说?

    副部级他不也直接开口骂,你还不了嘴!

    “对了.....”卢平突然凑过来。

    周正看看他,这样子有什么话。

    卢平犹豫了下:“建国同志爱人过世这么多年了,年纪也不大......他单位也没给他解决下这个...个人问题......”

    “嗯......”周正呼了口气,“也许他自己不想吧......”

    卢平轻轻啧了一声:“我觉得这次也得问一下。”

    周正偏了偏头,表情有点怪:“你要给他找个后妈?”

    “......其实,我也想看看他对这种问题是怎么考虑的......”卢平叹了口气,“正常来说,早晚都会有。他不是想事情都想得很细,也许这个也会在他的考虑之中。”

    周正点点头,李建国个人条件其实很不错,才三十多岁,中年丧偶难道就一辈子一个人过,李一鸣也算长大了,往后事情那么多,总得有个人照顾。

    一方面是出于稳定的考虑,另一方面,也许能再生一些类似李一鸣这样的人。

    但从李一鸣的角度,未必希望自己多个后妈,那以后可能就会多出一堆不成器的兄弟。

    他在车上录的那盘磁带昨晚就已经被何铧交了上来,一大早就被首长们听了,......

    评价很高!

    “这个您来说比较好,我的话......”卢平又说道。

    周正点点头。

    …...

    “跟刘局长通过电话,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但他说商务考察团还在香江,有首长很重视他们的工作,让我们不要乱打听......”

    “首长重视...让我们不要乱打听?”

    “是的,他就是这么说的。”

    “难道他是要稳住我们?”

    “书记!”何喜业进来了。

    “跟他关系比较近的人。”何喜业拿出一个本子,好几页纸都是人名。

    “他这个人喜欢交朋友,跟谁都聊得来。”

    “那为什么老何你跟他不太熟呢?你怎么把人家孩子给退学了?我很不理解啊!”连铮问道。

    何喜业面红耳赤:“退...学是学校......”

    “你没劝吧?!”连铮瞪着他。

    “我......”

    连铮手指点点他,没说话。

    史林石叹了口气:“何喜业同志刚复员不久,李建国又经常出差,不认识也......”

    连铮根本不听解释,低头看名单。

    “这些都是他过往的关系,一起下乡插队的,这是单位,这些是邻居,对了,这个物资局的叶世平,和他走得最近,也是知青。两个孩子和李一鸣也是同学。”

    “叶世平......提出那个产业计划的,把他叫过来。这个事绝对不要扩散了。”

    “那还有......那几个人看过信的。”

    “也都找过来。”

    …...

    “兆叔,艾美达申请今天停牌,理由是公司有重大业务。”手下人打电话来汇报交易所的工作。

    李福兆夹着电话,手都没停,眼更没抬,只是淡淡问道:“什么重大业务?他们有什么重大业务,是不是又要搞自家的股票?去问一下。”

    把电话放下,李福兆搓了搓脸,跟着李一鸣做事,别的还好,就是这个他总是同时白天黑夜没个停。

    学到了很多东西的同时,李福兆也深深悟出一个道理,有些事必须放给年轻人,不然活不过半个月。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电话又打了进来。

    “兆叔,我打听到,好像是刘鉴雄出事了,他突然住进了玛丽医院,一直在尿血,开始以为是肾结石,现在搞不好要开刀。他们担心会引起股民抛售,所以......”

    李福兆沉默了一会:“知道了,不批!”

    伸手拿起一根香蕉,慢慢剥了皮,慢慢吃着,计算着时间。

    此事必非偶然,尿血,这是肾亏之兆啊!

    …...

    “书记,您找我?”

    “世平同志......坐!”

    连铮丢给叶世平一支烟,叶世平赶紧捡起,摸出打火机给连铮点上,又给自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