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读小说网 > 飞越三十年 > 第668章世面
    李建国眼角瞥了眼韩力,发现他正跟吧台方位笑着点头。

    “建国同志,我去下...那边......”韩力轻声说道。

    李建国回头,何五和李福兆正冲着这边微笑,就这么几步,两人也不过来:“哦.....”

    见李建国点头,韩力错身走向吧台,接过何五递来的一杯酒,先跟李福兆握了下手,又跟何五握手,然后开始低声说话,然后举杯,笑,碰杯品酒,低笑低语......

    李建国微微皱眉,李福兆说的话似乎没错,这些人还真是训练有素,如果是自己,在这种场合多少都会有不自在,而且这韩力似乎有意把跟自己交流的机会留给马家。

    马万其看着李建国的样子,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低声又道:“濠江其实比香江安全得多,不如这几天住到我那里。”

    李建国有些心动,安全问题一直就是压在心头的大石。

    虽然香江工作很多,但既然有李家帮忙,如果一鸣愿意在濠江指挥,那工作还是一样可以做,而且听李福兆那意思,濠江回内地根本不像香江那么麻烦。

    只是今天晚上东亚那头还有一个律师团等着李一鸣回去检查作业,这要是没赶回去,可能两千万泡汤,看来这事马万其并不知道,甚至连工委会那边都还没得到消息。

    李建国瞄了眼李福兆,李家倒是瞒得不错。

    李福兆笑着举杯示意。

    李建国下意识地学着回了一下,然后看到何五在往杯子里倒酒。

    韩力转身过来,表情放松,手中拿着两个酒杯,一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递给了马万其。

    马有恒和马有礼不知何时已经从何五那边接了两杯酒,正跟李福兆寒喧。

    “再次感谢马先生!”韩力举杯。

    “韩先生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马万其轻轻碰了下杯子,两人各自一饮而尽。

    李建国盯着韩力,好想把他拉到门外问一句你知道这东西多少钱这么随意?还是说反正都是资本家的就可以随意喝?

    “我想请建国在濠江留几天,韩先生可以跟这船回去。”马万其拿着杯子轻声说道。

    韩力犹豫了下,点了点头,他之前也只知道李建国和李一鸣在资料上是父子关系,但实际身份很是存疑,现在看来更是一头雾水。

    “我没意见,听从安排的。”韩力轻声对李建国说道。

    李建国有些尴尬,他哪会安排韩力,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一鸣几次都私下叮嘱让他少表态,他都已经很收敛了,结果怎么样......

    喝了李福兆这四千美元的红酒,何五还帮他存了五百箱八二年的拉菲,......

    这要是在马家住几天,还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事!

    “八仙饭店的事,一鸣同志是什么意见?”韩力低声问道。

    李建国又是一阵为难。

    臭小子怎么还不回来,李建国下意识地举起杯子呡了口酒。

    “抓捕的过程我们都拍下来了。”韩力叹了口气。

    李建国依旧沉默。

    马万其若有所思地偏了下头,马有恒上前一步:“我们得到消息,那人找了律师,从法理上说这些证据都不能定罪的。而且他已经翻供了!”

    “不能定罪......”韩力脸色发苦,合着自己白费了这么多气力。

    李建国打量着几人,欲言又止,他是真想说出定罪的方法,但又不能说出口,憋得胸口发痛,只能举着杯子又呷了口酒。

    好在此时舱外又传来嗵嗵嗵的脚步声,接着舱门口一人笑呵呵探身:“好热闹,我这是来晚了啊!”

    李福兆哈哈大笑:“德祺哥既知晚了,那就自罚三杯如何?”

    “福兆啊!”进门的老头笑着看了一圈,目光落在李建国和韩力身上:“韩先生辛苦了,李先生也辛苦啊!”

    韩力赶紧介绍:“这位是濠江立法会副主席崔德祺先生。”

    李建国笑着握手问好,这一圈下来,感觉头都有点发胀,再往舱外看,好像还有四五个人影。

    “你们都进来吧!”崔德祺冲门外叫了声。

    一口气进来三个青年男子。

    原本还算不错的会客舱挤了这么些人,感觉瞬间变小。

    李建国脸上堆着笑,心里却是暗暗叫苦。

    他就是个内地小县城的采购员,老底子在这里派不上用场,新学的东西就算背得再熟他也不敢乱用,一鸣让他记下的事哪件都事关国家政策民族大计,谁知道这些老少狐狸能从自己嘴里头听出什么......

    在李建国看来,这些人几乎就是翻版的李福兆与李国宝。

    “这是我大侄子世昌,这是我二侄子世安,这是犬子世平,今天我带他们来见见世面。”崔德祺摆手,示意了下,“来,大家认识一下。”

    …...

    “三条八说话。”

    “梭了!”志村把身前的筹码一把推到桌前,霸气十足。远处小林荒看得眼皮直跳。

    桌上五家中,志村的牌面最大,暗牌两张已经翻出了一张黑桃a,所有明牌里只有一张a出现。

    两人盖牌表示不跟。

    “跟!”

    “开牌!”六叔淡声说道。

    志村翻开牌,居然真是一个a。

    “八嘎!”那个跟牌的男子愤怒站起离座。

    志村嘴角含笑,六叔拿起推子把抽水的筹码勾走,又把剩余的都推到志村面前。

    小林荒长长松了口气,瞄了眼那男子,额角带汗,他已经输光了所有筹码,是日棉商社的人。

    有人把他拉到一旁,低声地商量着什么,估计是在说要不要继续还是现在走人。

    “走吧走吧!”小林荒心中暗暗催促,又看向大门口,这么热闹的场面,那个人为什么还没有出现呢?

    日棉的人离开后,另一个男子坐到了他的位置上,有人帮他往桌上放筹码。

    伊藤忠商社的人,只会这么捡便宜,小林荒面露不屑,又看向志村,希望他能赢到最后。

    无论晚上那人来不来,赢钱总比输钱好!

    …...

    镜湖医院急诊部,门突然被重重推开,连着几个男子相扶着走进来,大叫:“医生快来!”

    大门之外,一辆轿车急急开来,又急刹在几处摊车边上,一个男子从车里出来,先是打量了下周围,然后快步朝着里头走去,走过大门时突然回头看了一眼,似乎在找着什么,接着走到墙边拉开裤子撒了泡尿,提着裤子又朝里继续走。

    “好像哪里又出事!”摊车边上的人低声说道。

    “唔知,唔干吾事!”

    濠江天天有砍人的事,这些常年在医院门口的早就见怪不怪了。

    刚才走进来的男子拉住一个护士问了几句,突然摸着自己的腰部皱起眉头,接着呲牙裂嘴惨呼出声。

    …...